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打印|双色球和值走势图新浪

融資1000萬美元,聯想新視界:我們離AR大潮還有365天 | 獨家專訪

青亭網( ID:qingtinwang )--鏈接科技前沿,服務商業創新

這是聯想集團新財年的第一天——2017年4月1日。被稱為“北研”的聯想北京研究院熱鬧了起來,一群為公司打拼的男男女女們齊聚在這個離市中心有點遠的地方,參加公司為辭舊迎新、激勵士氣舉行的升旗儀式。

看著藍白色的聯想公司旗幟緩緩上升,激動的人群中,作為集團副總裁的白欲立心情卻復雜起來。升旗儀式后的第二天凌晨,他發了條朋友圈,除了他本人在旗桿下的照片外,還配上了一句話:“衷心祝愿聯想2017新財年新發展,今年開始將轉戰子公司,特此留念…”。

一個多月后,一家名為“聯想新視界”的公司正式剪彩開張,聯想創投總裁賀志強到場祝賀,老白從此又有了一個新的頭銜——聯想新視界CEO。

?1

老白在聯想待了二十來年了,是名副其實的“老聯想”。在這期間,他做過產品總監,做過營銷總監,還被派到俄羅斯去負責聯想的國際化業務。2012年,他被調回國,后來負責被戲稱為“新板凳”的NBD(新業務拓展部),現在,又帶起了一家新公司。

聯想新視界——這是聯想在1月份宣布和美國公司Kopin合資成立的子公司,主打以云服務為基礎的AR(增強現實)智能穿戴設備業務。乍一聽,這和聯想擅長的PC業務、手機業務,關系都不是那么大。

“我們現在名頭挺大,掛著聯想的名號,但實際上我們是聯想下面一個獨立的創業型公司。”白欲立對青亭網表示。“我們對資本市場是開放的,也歡迎資本市場進來。”

?2

顯然,聯想這艘PC時代的萬噸巨輪,錯過了以智能手機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,想要調轉船頭,借助下一波浪潮實現彎道超車。而新視界有可能會成為一個橋頭堡。

白欲立告訴青亭網,這家公司聯想投了第一輪資本,第二輪君聯資本和Kopin進入,其中Kopin投資200萬美金,總共A和A+輪融資額度達到1000萬美金。目前公司大概有70人,其中70%是研發,負責云服務的占比70-80%,剩下20%則是負責硬件的。其中三分之一來自聯想,三分之一來自一家之前收購的軟件構思,負責深度學習核心研發,剩下的都是新招聘的人才。

“我們傾向AR會是下一代計算平臺”,白欲立說:“聯想新視界對自己的定位是:AR的商業解決方案提供商,包括軟件和硬件。我們的志向是用AR/AI技術升級傳統產業。”

3

1、“光賣硬件不行”

“AR/VR將成為下一代計算平臺,融合現實與虛擬世界”,這是賀志強在2016年底發表演講中著重強調的。但老白和AR“結緣”,其實早在2014年就開始了。

那一年,聯想的物聯網平臺NBD在他的倡導下初具規模。老白本身看好三個領域——智能家居、智能穿戴和智能健康。但后來,集團CEO楊元慶、當時的CTO賀志強都希望他能轉向AR領域。理由是,更加具備聯想戰略基因,智能終端設備與聯想繼PC、手機后的發展路線更相匹配一些。

2014年下半年,NBD發布了“智能硬件三件套”——New Glass、Newifi和New Air,分別是智能眼鏡、無線路由器和空氣凈化器。

4

New Glass是由白欲立帶領聯想新視界自主研發完成的,過程還算順利,楊元慶CES試戴、新浪記者甚至還戴著它去了兩會,小刷了一下科技圈的屏。

老白說,從設備的發展軌跡來看,從臺式機到筆記本,再到手機,是一個從桌子挪到包里,再挪到兜里的過程。但兜里并不是結束,因為互聯網最終要和人建立無縫的聯系。因此再往下走,一定是穿戴設備。

但穿戴設備那么多,為什么一定是眼鏡?“所有的通用計算平臺設備有一個核心,就是顯示系統。而只有眼鏡才能既實現大視場顯示,體積又不會太大。所謂VR/AR,說白了是以穿戴式的顯示技術為核心,做出來的通用計算平臺設備。”

不過,最后看來,除“智能硬件三件套”Newifi外,其他兩款的銷量都比較一般。在New Glass上,白欲立遇到的是今天很多AR領域的創業公司同樣遭遇的問題——沒有應用場景。

5

“光賣硬件還是不行的”,他意識到,用戶對AR還相對陌生,沒辦法意識到這里的需求所在。“必須幫助用戶把AR用起來,才能使他們產生一種需求。”還是得從軟件入手,要賣的是“設備+軟件”一整套服務。

白欲立帶領著團隊開始給客戶做軟件應用,比如AR的內容、甚至VR的展示都有涉及。但做著做著,他又發現不對味兒了:這是我們該做的嗎?

“這樣做下去,和那些兩個Unity工程師、十來人規模的小公司一樣了。我們的規模優勢何在啊?大企業的品牌,和對產業推動的優勢何在啊?還是要做些推動產業的事情,要不然就為了一年掙個幾百萬,沒有太大意義,也有負肩上聯想的品牌。”老白想得挺多。

終于,他開始著手做云。把之前項目積累的經驗和服務放在云上,開放給各個終端客戶使用,同時用戶可以反饋,云可以實時更新。這條路不就盤活了嗎?

?6

這其實和聯想現在大談特談的“設備+云”思想是相通的:聯想之前PC銷量稱雄,但后來發現,這是“一竿子買賣”,用戶買完了就找不到了,沒有聯系紐帶。因此,聯想希望用設備背后的“云服務”來把用戶“綁定”起來。

做智能眼鏡接近三年,白欲立有了一個經驗:現階段對AR需求最廣泛的領域就是工業維修和制造。比如,那些最前端的工人,在維修一臺發動機的過程中,每一步的先后順序是什么?規范上有什么要求?遠程能否實現指導?這都是一般常規的手段做不到的。而利用AR設備加上互聯網云的知識分享,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。

2、“百度也出了個AR云服務競爭,我特別高興”

在2017年6月份,聯想新視界前往美國參加世界增強現實大會,把醞釀了一年半左右的云服務正式公布——這套系統被命名為“AH云”(Augmented Human,增強人類)。

白欲立告訴青亭網:“AH的概念在學界已經存在。因純機器人化作業短時間內有技術壁壘,所以給與人智能設備,連上互聯網,在云端用一個強的智能云來支持,讓人變成半機器化。”

如此一來,經驗較為豐富工人所擁有的知識,可以分享給較為生疏的工人。同時機器會把人的粗心大意、經驗不足、知識不全所導致的問題盡量避免。“因為機器不會騙人,機器會自動的做識別、判斷,指導你一步步去做,并且驗證你做沒做。”

?7

AH包含Kepler、Martin和Titan三塊技術,一是遠程視頻通訊、二是手部動作識別、三是雙目SLAM和物體識別。其中第三塊白欲立選擇和歐洲一家做識別、定位技術很久的公司Wikitude合作,這家公司在Markerless識別方面在業內享有盛譽。AH云的底層基礎架構服務則采用阿里云。

有意思的是,AH云還提供了一套編輯器。比如,某個設備的維修步驟,如何指導,如何識別,客戶可以把自己的素材導入進去,就像做PPT一樣,這個時候AH云本身的服務,就相當于PPT上的“文本工具”“圖形工具”。

老白對這套編輯器的期望很高:“我們的真正的軟件服務是工具、編輯器,這是串珍珠的線,客戶端拿這個去做內容,好處就是不會替代他已有的系統,而是拿他做工具。客戶上傳了自己的業務指導內容,再用自己的分發平臺和應用系統往下分發就可以。”

發布會結束,老白感覺出了一口氣:在幕后默默做了這么久,終于算是正式登臺亮相了。從美國回來,他帶著公司的同事到泰山玩了一圈,整整爬了五個小時半的山。

不過,他給自己定下的三大目標,才剛剛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已:他希望,以明年CES為限,能夠推出更多的硬件產品,沿著真實化顯示、微型化顯示方向走;同時,在三個不同的領域,要分別做出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來。分別是工業維修、醫療、旅游和安防領域。

?8

接受青亭網采訪的七月末,聯想新視界在AWE亞洲展會上再次亮相,而且在同一周和全球最大數字信息技術生產商——富士施樂正式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后者將在全國的維保系統中使用AH云來做相應產品的指導。白欲立稱,富士施樂總部的高層對這次合作很重視,另外日本NEC也成為公司的客戶,實現在日專家對中國機器遠程維修的指導。

“本來以我們的定位,是不應該越過所謂的軟件服務合作方自己做方案的,”白欲立對青亭網笑稱,但是“必須得做,不做案例,硬件、云到底在客戶端的具體需求是什么,就不知道。”實踐過后,才能在將來把成功的經驗和模式交給合作方,到更廣泛的行業去復制,形成規模效益。

AH云在五月份開放測試,目前有4000名以上的用戶,產生的反饋還是讓白欲立比較欣慰的,不同行業的人紛紛找上門來,提出各種各樣的需求。公司把它們一一記錄在案,分成批次進行軟件迭代。

“現在我們定的規矩是一個月一個小迭代,一個季度一個大迭代。”白欲立說。AH云會以先試用、后年費的形式對合作商開放。“客戶需要的功能我們會準備好。但現在不是具體按項目收錢,而是給他一個工具,以很低的價錢買一年的使用權,他自己想怎么做怎么做。”

?9

老白管這叫“授人以漁”,希望能帶動AR快速產業化:“過去門檻比較高,甚至小公司根本不敢想VR/AR的應用。但AH云以軟件服務的方式把成本降低。即便專精領域的客戶對VR/AR不懂,也能靠我們的方案把自己升級成可以提供全套VR/AR的服務商。”

巧合的是,在AH云發布后一個月,百度在Create大會上,也發布了云端的AR服務平臺。百度AR實驗室主任吳中勤走上臺,介紹了DuMix AR開放平臺,提供AR SDK、內容制作工具、云端內容平臺和內容分發服務。

這是BAT向自己提出的挑戰,但老白卻覺得還挺高興的,“這說明我們這個方向是對的,沒有人來玩,說不定我們走的是死胡同。是不是走錯了,我們自己心里還打鼓呢。越來越多的人進這個賽道,說明我們走對了。”

至于為什么有把握能贏?“第一,我們最先認準了這個方向,持續在這個方向上把編輯器的功能、底層的算法和組建的能力完善。第二,生態系統不光是核心的軟件,是很多行業工具的積累,越積累越產生依賴性,形成不可超越性。”

3、人人都在說雙目,為什么堅持單目眼鏡?

聯想新視界有三款智能眼鏡,分別是New Glass C100、C200以及即將上市的C210。其中C100是一款類似谷歌眼鏡的設備,而C200則是連接智能手機的新產品。這三款設備采用的都是公司自己的股東——美國Kopin公司提供的單目光學方案。這家公司長于微顯示、語音控制技術和小型大容量電池技術。

10

市面上做雙目AR眼鏡成為趨勢,大公司如微軟HoloLens、Vuzix、愛普生、ODG等,國內創業公司如亮風臺、影創,都推出了自己的雙目AR眼鏡(即兩個鏡片都顯示AR信息,類似正常眼鏡),FOV(視場角)也要更大一些。

那么,為什么聯想新視界目前還是堅持在單目、小FOV的產品上呢?

白欲立告訴青亭網,雙目用于教學和演練可以,但在實際操作來看,雙目可能會遮擋人的視線。“真實維修當中,你肯定不愿意有屏幕擋著你。扳手和螺絲孔都看不見了。”

?11

前不久,聯想新視界和著名的醫院進行科研探討,將雙目智能眼鏡送到醫院,讓醫生在手術中使用。結果用到一半,大夫把眼鏡一摘,要退貨,理由是自己做手術的時候不愿意受到任何遮擋,哪怕是平光鏡、哪怕是只遮擋1%都不行。

“這種人完全不可能允許雙目、大FOV的東西擋在面前,再去做手術。東西一擋、光線一打,看東西有50%被擋住,還夾雜其他信息,還能做手術嗎?”

高危工業也是一樣的道理,因為工人處于危險環境之中,眼前就最好少一些東西,不然“一不小心觸電了”。此外,New Glass堅持的骨傳導耳機,也是為了方便工人根據機器發出的聲音和同事的溝通,及時發現潛在的危險和問題所在。

從聯想新視界和客戶打交道的經驗來看,目前主要的需求領域,還是在工業維修、制造商,其次是遠程醫療和手術,再之后就是安防(遠程可視化指導、AR沙盤、模擬演練)和旅游、智能園區等領域。

?12

不過,對眼鏡的銷量,白欲立雖有內部目標,但并不是很高。他清醒地意識到,目前客戶可能90%以上的需求都是手持端(手機、平板等),他只希望其中附帶一小部分眼鏡設備就好。通過云的生態系統,慢慢地把智能硬件的量帶起來。“新視界是負責渠道、銷售和資源整合。我們還是想把AH云做成一個在商業領域能變現的平臺。”

白欲立曾經和一些算得上是自己潛在“友商”的國內公司溝通,結果發現,他們遇到了和自己一年半前一樣的情況,就是賣硬件的時候客戶都在要應用。有些創業公司會迫不得已多花錢做自己的軟件,但對于創業公司來說,同時上馬硬件和軟件,壓力會很大。“我們的品牌,秉持設備+云的理念,我們不需要花那么多的精力在設備上。”他把AH云拿給對方使用,反響相當積極。

因此,在這一套云的體系中,白欲立希望它是一個開放的生態系統,不僅僅只支持自己的眼鏡設備,也可能會支持其他設備,包括安卓的手機、平板,iOS手機和平板,微軟HoloLens,國內如亮風臺、影創等AR眼鏡,甚至HTC VIVE這種VR設備。

13

“iOS和安卓擁有龐大的用戶基數,所以手持端的用戶量能很快起來。我們不會去跟他們爭這塊通道。我們的通道是打開的,新的算法和工具都可以在我們這上進行部署和使用。”甚至Kopin和Wikitude也不會是綁定的合作關系,在未來還會引入更多合作公司。

4、“大公司最大的問題是創新”

升旗現場分發的聯想文化徽章上,有一句“破舊立新,破繭成蝶”,和聯想新視界要做的事情,不謀而合。但想做到這八個字,對于聯想集團本身來說,卻并不那么容易。

14

聯想太大了。面對VR/AR這種新業務,聯想這種體量的公司可能還不適合大張旗鼓地發力,“就像航母非要進小溪,肯定擱淺——調用PC部門幾百人去做一個小項目,KPI怎么定?財務上肯定也是虧的。”一位聯想內部人士說。

大公司推動產業進步和成熟,小公司推動創新。“大公司最大的問題是創新。”——這是白欲立的看法。

在聯想待了二十年,老白看到,一個小的業務是沒辦法去驅動人做事的,除非是占據KPI很大一部分才行。“我們需要的是專門、專業的人,但這種人才又需要錢。小業務哪來那么多錢啊。大業務的話,財務、法務方面流程漫長、手續繁多,一不小心就錯過那個時機了。”

因此,內部孵化、拆分,就成了必然之選。作為聯想集團CEO的楊元慶似乎也樂得見到這種情況的出現,他曾經在2016年初,聯想創投成立之際表示,要“拆分出去十家公司”。

聯想在VR/AR領域內部孵化的公司,除了此前青亭網曾經報道過專做VR背包電腦的煦象科技外(獨家 | 張藝謀VR體驗店要用它?聯想發布VR背包電腦“拯救者”),就是白欲立的聯想新視界了。

?15

“獨立”后,老白倒是更自由了。首先資源方面,他還是能和聯想研究院合作,但更加開放,現在還能和中科院、北大清華的研究所這些外部機構合作;仍然繼承了聯想國際化的接軌能力,也能和聯想原來大客戶的渠道、體系無縫對接。

其次就是公司凝聚力上,現在“什么事兒都拿到桌面上來說。我們在新的公司里面有股權,把它當成自己的業務,同時把它當成聯想的業務。我們過去是憑著良心、憑著白領人的職業操守在做事情,現在則是完全發自內心把它當成自己的事業去做。團隊的動力是不一樣的。”

說罷,他半開玩笑地指指旁邊跟著自己從聯想集團過來的同事:“他們原來都是下了班就走的,現在天天都自愿在公司多干一會。”

5、“外界評論聯想是銷售基因,說得有道理”

一位已經離開聯想的研究院人士告訴青亭網,他對白欲立當年的NBD構思非常贊賞,認為他的想法“特別牛”:一方面聯想本身雖然擁有強大的渠道能力,卻苦于沒有很好的產品銷售出去;另一方面,創業公司可能有不錯的產品,但缺乏銷售渠道。“NBD可以說是巧妙地解決了兩個方面的疑難雜癥”。

長于創新,借力打力,這是白欲立的過人之處,但是這位老聯想,同樣也有遺憾,那就是“技術力不足”——這似乎也是聯想普遍被人詬病的地方。

從柳傳志的貿工技思想,到銷售出身的CEO楊元慶,外界對聯想的一個常見的批評是“銷售基因”,對此,白欲立坦承:“說得有道理”。

《財經》曾經評論聯想:“沒有核心技術,利潤率就上不去,就沒有實力沒有膽量像華為那樣投入核心技術開發,就只能掙“毛巾里擰水”的辛苦錢。20多年下來,成了一個惡性循環。”

聯想想不想跳出循環?有沒有在投入技術研發?答案是肯定的,據財報,聯想在2015/16財年研發占據營收的比例,已經達到3.32%,接近15億美元。但具體效果,還有待觀察。

?17

“楊元慶已經把PC這種成熟業務都扔給老外,歸來的得力干將劉軍等都做新業務,想在國內發掘新的機會。”聯想內部人士告訴青亭網。新的機會,指的就是“VR/AR和AI”領域,“公司在這方面還是非常重視的”。

從產品上看,聯想的硬件布局較為全面,已經擁有PC VR頭盔、VR一體機、AR眼鏡、和谷歌合作的VR/AR手機、AR云、還有VR背包電腦這些項目。除了VR眼鏡盒子明確表示不做外,幾乎是全線鋪設。細數下來可以算是國內大廠在VR/AR領域發聲最多的一家了。

據內部人士透露,聯想研究院上海分院、PC部門、手機創新部門、和谷歌合作Tango的部門、MBG的副業部門,還有白欲立的聯想新視界,組成了一個VR/AR的小組,由賀志強牽頭,部門負責人會定期碰頭,協同在聯想整個集團層面上的一些分工,賀志強也會帶來CEO楊元慶的意見。

“目標當然是如何在下一輪的AR時代,把聯想領先性和先鋒的地位闖出來。”白欲立說。

在互聯網打拼了這么多年,白欲立親眼見證了互聯網新發展出來的技術創造了新的業務模式,轉而“吃掉傳統產業”,他希望AR這種新技術也能產生同樣的效果:

“如果只停留在賣設備,我們無非又克隆PC的生意。要想做成百年老店的話,還是得做成更深的模式,通過‘設備+云’去運營客戶。”

目前在國內外,AR公司已經不少,微軟的HoloLens、Meta、Daqri,傳說中蘋果馬上也要推出AR眼鏡。國內的創業公司,如同樣擁有雙目整機+云服務的亮風臺,做硬件的影創、梟龍、智視,做SDK的EasyAR和太虛等,光學方案的耐德佳、瓏璟光電、理鑫等。都具備一定知名度。

不過,在白欲立看來,目前AR硬件的感知技術、顯示技術和應用都還不成熟,因此到2018年,才會出現產業化的趨勢:

“現在是AR大規模推進的前夜。我們離AR的夢想,還有365天的倒計時。”

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青亭網微信號(ID:qingtinwang),或者來微博@青亭網與我們互動!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!
青亭網

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

青亭網

青亭 | 前沿科技交流群01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
后參與評論
切換注冊

登錄

忘記密碼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

Q Q 登 錄
微 博 登 錄
切換登錄

注冊
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打印 四川省金7乐中奖规则 欧亚足彩指数 东京奥运会门票 河北时时在线 双色球下期预测最精准 3d近期五百期走势图 19074期足彩九场奖金预测 下载七星彩直播开奖 足彩14场推荐 福彩3d今晚开奖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