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打印|双色球和值走势图新浪

獨家 | 融資近兩千萬,估值過億,ZVR想把傳統影院變成VR樂園

青亭網( ID:qingtinwang )--鏈接科技前沿,服務商業創新

一萬、兩萬、三萬…郭偉眼看著屏幕上的數字,最后定格在了差不多“十萬”上。

接近10萬——這個數字意味著,他們從2015年中旬啟動,合作伙伴投入數千萬、歷時籌備一年半,終于才開張的頂級VR體驗中心,月流水只有這么點。算上昂貴的地面成本、設備制造、場地搭建,這近乎杯水車薪。

1

為了打造這個體驗館,郭偉沒少費力氣,去了趟瑞士,去了趟澳洲,還潛入全世界最有名的VR主題樂園THE VOID取了經。作為線下技術方案商的他,與內容方要針對開發不停地試錯。場地實際搭建時,消防部門一紙通知,更讓場館來回回推倒重建了三次,他眼看著國外進口的昂貴建材一次次地成為殘垣斷壁,但沒辦法。

“作為線下VR場館方案解決公司,這代表我們ZVR目前的極限了”。踩了一大堆的坑,然而“運營并不成功”。

“見過錢的人”,為什么還要進VR這個坑?

郭偉不是第一次經歷失敗。事實上,自從ZVR在2014年10月成立以來,公司想過做基于手機端的移動VR頭顯、也嘗試過激光定位和廉價可見光定位方案、但最后都因為遇到瓶頸胎死腹中。最短命的一個項目是移動頭顯,四個月就被砍掉了,原因很簡單——三星在這一年年底出了個Gear VR,幾乎滿足了郭偉一切的想象,“我就知道這事兒我們已經沒必要做了。這不是創業公司玩得起的。”

2

雖然自詡創業公司,但郭偉和一般的創業者還是有點不同。清華出身、年近四旬的他,從06年就開始創業,一開始做的是高清視頻傳輸機頂盒,概念很超前,但最后沒做下去,后來又和幾個同學做功能機手游公司,一度做到國內發行規模僅次于騰訊,年流水峰值四個億,這讓郭偉和幾個創始人都賺到了第一桶金。對此他有點得意:“哥們兒也是見過錢的。”

那時候底層開發完,渠道商搞定,還拿到了發行許可,幾個合伙人的工作就變得異常輕松,每天到公司的工作基本就是看看對賬單,就可以躺著收錢了。然而手游市場風云突變,搭載安卓平臺的智能機迎來爆發,他們本以為吃下二三線城市的用戶可以死守住功能機的市場,始料未及的是這個群體換智能機比起大城市里的人還瘋狂,最后200人的公司裁員到70來人,算是“生于憂患、死于安樂”了。

“看對賬單的日子過不下去了。加上VR特有前途,我就來了,”郭偉笑稱。“忽悠”合伙人進場的時候,他拍著胸脯保證,“我真能帶你掙到錢”。公司的啟動資金,是倆人各掏了一半,湊了500多萬

3

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,公司成立沒幾天,就傳來了國外光學巨頭卡爾蔡司發布VR One頭盔的消息。郭偉在朋友圈轉發了這條新聞,還興奮地附了一句“(VR的)春天真的來了”。

不過,事實并不如他所愿。樂觀的郭偉一開始并沒想著融資,覺得錢花光之前,肯定能找到持續穩定的現金流,但頭顯市場并不是小公司的賽道,ZVR開始轉向技術和商務門檻更高的B端市場,專注解決大范圍光學空間定位技術。幾番反復下來,幾百萬已經搭了大半進去。

郭偉開始求助于外部資本。還好,憑借著技術背景和創業資歷,ZVR算是較為輕松拿到了厚德前海基金接近2000萬的Pre-A輪投資,公司估值過億。

從15年、16年再到17年,即便是HTC Vive、Oculus和PSVR三大頭顯都在去年聚齊,VR體驗店也開遍了全國,但整個行業并未迎來爆發。經歷了2016所謂的“寒冬”,2017年的郭偉變得冷靜多了:“VR爆發點增長在哪,我現在真的看不懂,所以我只能聚焦在通用的平臺、通用的技術”。

這個“通用的平臺”,指的就是ZVR現在的主打產品——臨境空間。“通用的技術”則是指“悟空”“星空”兩套針對大空間線下多人體驗的定位方案。

4

VR一開始的體驗肯定是在線下,就和街機廳一樣。”而街機講究的是專門針對線下的游戲內容,能在3分鐘內抓住玩家,讓人投第二個幣去玩,并且支持雙人

但如今的大部分VR體驗店都使用的是HTC Vive VR設備,內容并非針對線下定制,在家里也能玩到,何況有些游戲的操作復雜、游戲時間長,會讓玩家暈頭轉向。

那么,所謂“區別于家里的體驗”到底是什么?郭偉給出的答案是多人交互。2015年3月開始,ZVR開始專攻大空間多人定位方案。

為何非要做大空間線下多人?

“體驗了若干家多人交互體驗店…無論精準度、可用性還是易用性上,ZVR的方案顯然已遠遠領先…這樣一個容易達到的小目標,卻很少有團隊認真去做…惡劣的體驗會讓市場越來越小,一千多平的店一天才十幾個人去。拜托把用在PR上的費用劃出一些在科技上吧。”

2015年8月份,從THE VOID“考察”回來的郭偉,在朋友圈里放了上面這一通“狂言”。此時離他們啟動開發outside-in(由內向外)形式的多人交互方案,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半年。

?5

郭偉最初想用HTC Vive類似的激光方案解決大空間多人定位問題,但最后發現除了復雜的工程問題外,多光塔級聯是個“無解”的問題。于是轉到了光學動捕方案上。在這一領域,OptiTrack、Vicon、MotionAnalysis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公司,頻頻用于影視、線下主題樂園等市場。

光學系統和頭盔都確定了,“萬里長征”才只是剛走完了第一步,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又浮出了水面——“光學系統是一個坐標系,頭盔是一個坐標系,如果還要加入其他虛擬物體,那又是一套坐標系”。

這對內容開發來說簡直要了親命,郭偉親眼見證了內容開發商每次調整,都要出動全公司的人馬來來回回現場調試。雖然說最后的效果還不錯,雙方也給對方開放了各自的代碼,但這是僅此一例的事情,“不可能復制”。

能不能有一個機制,讓開發商可以安心基于Oculus或HTC Vive這種主流頭盔開發,而線下運營者把游戲拿來,無論對方是什么開發環境,仍然能輕松適配店里接入的頭盔、手柄和定位系統這些硬件設備呢?

6

終于,差不多一年的時間研發后,名為“臨境空間”的平臺級產品應運而生。它本質上是一款中間件,但這并不是面向開發者的,實際上是面對線下運營商的:只需在運行電腦上打開軟件,就可以讓不同的游戲適配不同的外設,甚至可以讓Oculus的游戲在HTC Vive上運行。

如果有新硬件問世,通過軟件更新它的適配器,用戶也可以方便地進行適配。此外,基于60GHz的無線通信協議,還能整合手機盒子、一體機,讓任何頭盔能夠成為PC端發射圖像信號的顯示端。

2017年4月11日,郭偉和團隊現場演示了通過臨境空間讓Oculus和ZVR自己的大空間定位系統“悟空”相連,舍棄Oculus本身的“星座”定位系統,實現了熱門游戲《Robo Recall》的自由行走化。

不過,在給2015年的場館做解決方案時,郭偉還是買了國外的光學相機。但是,如果一直類似國內一些公司那樣直接采購OptiTrack、Vicon這種現成的方案,雖然省事,但成本價會很難降下來,導致利潤不夠。終于ZVR還是選擇了自己做相機。

最后誕生的就是“悟空”。郭偉對這套方案挺有信心:“我們是對標OptiTrack的,價格和指標相對他們都有優勢。”據悉,其FOV達到90度,分辨率有130萬、170萬兩個型號,前者可追蹤范圍8米,后者12米,延時在5毫秒左右,幀率則為150-260fps,采用國際上專業傳感器芯片。一百平米的追蹤只需8個相機。

7

此外,還有一套名為“星空”的inside-out(由內向外)定位方案。所謂inside-out方案和outside-in正好相反,傳感器不在外部而是在VR頭盔本身,來定位用戶的位置。“星空”是結合一臺雙目傳感器+慣性傳感器、放在頭盔上的模塊,FOV 140度,幀率90fps,實現6自由度空間定位的方案。“可以直接算出尺度因子。”

“如果是比較高強度的交互,需要肢體捕捉,那推薦采用悟空方案;如果人員密度大,但是沒有太多手部交互,只是看看VR內容,那用星空即可。”郭偉告訴青亭網。

8

這幾大塊方案,配合自研的3D打印無線頭盔、外面購買的背包電腦,再加上票務系統、語音系統、運維系統、內容分發系統……才組合成一套完整的線下解決方案。除了VR,也可以用于展覽、旅游、廣告、博物館等領域。

上海一家名為青瞳視覺的光學定位方案,也采用了和ZVR類似的原理,另外還有北京的國承萬通,通過調節光塔的功率,變相解決了激光級聯的問題。雖然是“友商”,但郭偉對這兩家公司也很欣賞。“做動捕,這是一個門檻很高的事兒,”他說。

VR線下影院能否成為娛樂新業態?

線下解決方案有了,接下來呢?把東西裝到VR體驗店去嗎?有了本文開頭的經歷,郭偉對體驗店非常不看好,“VR線下體驗我覺得特別重要,但方式不是體驗店,而是找到合適的方式和現在的業態做結合。”

在他看來,高房租是體驗店最大的瓶頸——“想要客流量就必須得要商業綜合體,做不到0成本的,除非你跑到個山村去,有意義嗎?每個體驗店地面成本超過10塊一平米,太高了。我干嘛不開個餐館呢?還比體驗店掙錢。”

低房租、高客流量,運營模式成熟,世界上存在這樣的地方嗎?

9

有——答案是電影院。

“一個靠譜的影院每年會有大概20萬到40萬的人流,”郭偉說,電影院的地面成本是特別低的,而且可以繞過本文開頭遇到的消防問題,因為影院開起來,就意味著消防這關已經過了。“我們提供整套解決方案,有一定的分成,票務系統等都是我們做。買套票的同時,觀眾就可以獲得去VR影廳觀影的權益。”

目前,ZVR已經在和一家北京的院線合作,準備把其中一個廳直接改造成VR影廳。這聽上去有點耳熟——IMAX VR和國美此前搞的VR影院,不就是這個套路嗎?

郭偉稱,他們要搞的VR影院不太一樣,前兩者還是相當于把用戶吸引過去玩一把HTC Vive上已有的內容,和體驗店區別不大,而ZVR院線的內容是完全針對電影定制的。

10

例如,用戶在看完《變形金剛5》后,可能會走進另一邊VR廳,花15分鐘體驗一把VR版本的《變形金剛5》,你也許會在其中看到擎天柱頗具震撼力的變形,或是塞博坦星荒涼而深邃的太空……總之,都是影片中最高潮的橋段和場景。

這種形式的好處在于,傳統影廳會和VR影廳互相“打廣告”,比如傳統廳會在開映前的片花宣傳VR影廳,而VR影廳也會“反哺”前者。

據透露,這種影廳將會有兩種模式,分別是座椅和行走模式,前者主要是坐著觀看內容,座椅會提供震動等變化,類似4D電影;后者則是大空間的多人交互體驗。但無論是哪種形式,用戶都能在VR世界里看到彼此的虛擬形象。

這對于傳統影院來說,可能也意味著一種全新的機會。

目前電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在20-25%之間,好的情況也只是30%,這是因為電影院只有在旺季——即大片上映的時候客流量才大。而VR影廳保證20%的上座率,院線起碼是不虧的。郭偉告訴青亭網,一個廳改造大概需要300-400萬,其中設備成本在60%,40%是裝修。對于院線來說,可以做到一年回本。

11

“電影院靠什么賺錢?其實電影票不賺錢的,賺錢的是爆米花、周邊、地租和貼海報這種宣發費。一個VR影廳,既讓影院有額外收入還增加了它的賣點。目前也在跟幾家院線談合作。一年之內,會看到幾十家VR影院的落地。”

這種說法得到貓眼電影相關人士的支持,對方告訴青亭網:“大環境下,電影票雖然也不至于賠錢,但競爭壓力還是比較大。賣品、廣告費等確實是比較好的利潤。”

針對VR影院這種新業態,國內專注VR影視的Pinta Studio CEO雷崢蒙認為“比較靠譜”,據他觀察,法國線下影院的預約已經約到了3個月之后,也有很成熟的票房監管的系統,還能跟電影節這種發行渠道相結合。

不過,另一家做VR影視的公司野草莓CEO王震則認為,VR影院可以嘗試:“但這件事也不要抱特別大的期望。”他指出,VR影院還是有很多痛點,有很多消費習慣需要去培養,不太可能在短期內爆發。

“沒錢沒技術,不建議進入VR行業”

有了新的方向,似乎到了放手加大投入的時候。郭偉一向以“摳門”自居——年初合伙人給他看今年的宣發預算,被他一下子就砍掉一半。

但是進了VR圈,他發現沒法那么“摳”了。VR研發公司基本上人人都要配個好電腦——以前手游公司也就美術對電腦的要求高點,而由于蘋果對VR支持不友好,雖然可以不用買蘋果,但是買回來的電腦價格卻更貴。“成本太心疼了。”

他透露,ZVR營收狀況不錯,不過“公司一定是虧損的。國內很少有VR公司是賺錢的”。

12

目前,公司人數在25人左右,大部分為研發——技術出身的郭偉擔負了公司很多核心模塊的研發任務,幾乎相當于CEO和工程師的結合。他笑稱“我是公司絕對的研發主力,其他同事提交的代碼庫我還要親自review一下。”據說,現在的他,還是每天花數個小時來敲代碼。

郭偉的辦公室里擺著一臺紅色的沙扎比模型,這是著名日本動畫《機動戰士高達》里的機器人;前不久他也入手了剛出的任天堂Switch主機,把著名的《塞爾達-荒野之息》打了個通透。這個有著看不太出來的“宅屬性”的人,對自身的定位和市場倒是有著較為清醒的認識:

“人家做出來的東西,我就是搞個微創新。我們就解決VR的多人可自由行走和交互。我們ZVR的價值就在這兒。不是公司大就是市場通吃,找好你的需求點就OK。”

2017年初的股東會上,一位老總告訴他:“今年的資本市場,會非常寒冷——整個資本市場給了VR兩年半的時間,但是國內VR公司并沒有帶來什么讓市場振奮的東西。”

股東問,VR什么時候能爆發?郭偉給出的答案是三年,而那位老總的預測,是五年。

2016年下半年,郭偉看到一篇題為《沒錢沒技術如何進入VR行業》的文章,他隨即轉發到了朋友圈里,不過附上了一句話:

“沒錢沒技術不建議進入VR行業,真的。VR行業的入門券之一就是至少存活兩年。”——那個時候距離ZVR成立,剛好約兩年。

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青亭網微信號(ID:qingtinwang),或者來微博@青亭網與我們互動!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!
青亭網

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

青亭網

青亭 | 前沿科技交流群01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
后參與評論
切換注冊

登錄

忘記密碼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

Q Q 登 錄
微 博 登 錄
切換登錄

注冊
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打印 快乐12每期推荐号 安徽体彩爱彩乐 北京时时计划ssc软件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中l 黑龙江时时lm0 七乐彩第19066期杀号 秒速快3app 老时时360走势 北京5分彩开奖结果网站 今晚乐透c515单式